账号:     密码:
陈功珠宝设计师艺廊:http://designer.525zb.com/designerindex.aspx?spaceid=83

 

CG Design西方美学,东方意境

浏览:344512
设计公司的合伙人制度是什么样的?
陈功 发表于2015-3-10 10:20:01 浏览(5755) 评论(8)

很多优秀的设计师到了一定年限,公司不可能在无限制的加薪水,如何能留住人才,留住和公司一起创业的元老,毕竟我们没有机会上市,不可能给员工承诺期权,股票啥的,有什么好办法呢,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,真诚的感谢!


很关心早晨设计的设计合伙人制度是如何出笼的,在什么条件下,具体如何运作,如何平衡老板和员工收入由原来的薪水制,变成了分成制,这种模式能够解决目前早晨存在的设计师流动的问题吗?



我的回答:1997年我出来创业,两个原因第一:那一年金融危机,北京广告公司倒了300家(据说),大家人心惶惶的,公司里也没有一个发展的规划,我看不到我自己的未来,于是我想出来创业,给自己起了个名字:魏来;给我的工作室起了个名字早晨。第二:我那时候已经厌倦了设计师普遍的生活,比如天天加班;熬夜做无聊的事情;修改再修改不知为了什么?比稿再比稿,设计师在客户面前就像一群摇尾乞怜的狗;我真的厌倦了,于是我对同事说:我们自己干吧,我们不加班,不熬夜,不做不喜欢的设计,不比稿行贿,不陪客户吃饭,他们俩说好,他们是我们公司的AE徐漫天小姐和设计师小东,我们三个人在我们家成立了早晨设计。陈斐(那时还是我的哥们)帮我把我的单人床抬出了我的卧室,我们开张了。


几个月之后,我们花完了所有的钱,打完了所有的电话,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我们还是不见起色,于是散伙了,徐漫天临走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说是今天她联系的一个新客户,不知道有没有希望,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也开始准备找工作。我出于无聊给那个电话拨通了,接电话的是朱老师,普利生集团的创始人之一,今天她还是我的客户,2002年我们买远洋天地房子的时候还是她借给我50万块钱,要不是这个电话,你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一个叫早晨设计的公司,因为它早该倒闭了。


2000年我在书店里看见了悦目堂和理想公司的第一本设计年鉴,我羡慕死了,对于只身打拼的我来说,张京和绍新就是遥远的山峰。于是我一咬牙,把早晨设计一年来赚的所有的钱,也就是三万二千块钱,(蓝注:这种勇气,也叫偏执,敬佩。记得当时在那书店看到这本书,觉得里面的设计太差了,还不如我设计的,没有人会买,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张狂,这样就敢出书。去年买的魏来写的文字版的书,非常爱,他的理论文平增高了)给了雅昌的彭岱,让他给我印一本设计年鉴,他当时很不屑看不起我,他但是肯定不知道,这个家伙的第五本年鉴给了他100万块钱,要是知道他一定会对我好点,起码会给我倒碗水,是的彭岱当时收了我全部的家当,没有给我一口水喝。那时候龙之媒书店是北京唯一的广告书店,我没有钱我只能去看书,看着那满墙的书,我幻想拥有一个图书馆,可是我没钱买,但是我可以偷,我被徐智明(龙之媒的创始人)抓住他没有送我去派出所,是否他当时知道几年后他可以代理我全部的写作?我的第一本年鉴在雅昌印好后,我交给徐智明,摆在他书店最显著的地方,早晨设计开始受人关注。


2003年早晨设计已经成了北京知名的设计公司,可是我的烦脑随之而来,因为伴随着我的业务越来越多,我开始放弃我的理想,我们加班,我们熬夜,我们摇尾乞怜,我们我以前所有讨厌的东西全来了……,设计师纷纷离开我,在背地骂我,我突然变成了我以前的老板,那个最可恶的家伙。(蓝注:同情、理解、欲望趋使..)



我不能这样下去,因为早晨设计成立的时候我们有誓言:我们不加班,不熬夜,不做不喜欢的设计,不比稿行贿,不陪客户吃饭,这是我们说好的,这才是早晨设计。(蓝注:能这么坚定说出来,真不容易,虽然我也同样这样想,但有时候也在犹豫中,这样做对不对,其实最卓越的公司,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,没有加班这个概念,可以自主安排自已时间,可根据自已身体、思想状态、客户时间要求选择最佳时间做完做好就可以。陪客户吃饭没有必要,工作餐可以,只为沟通方便,比稿行贿一定是不做的,不喜欢的设计做不好也不必做,还有,一定要选择客户和要做的事。)


于是2003年对我非常重要,我开始思考怎样经营一下设计公司,把它经营成伟大的公司,而不是大公司。我出国考察,去五角、去landor、去福斯特;去旧金山、纽约、伦敦……旅行让我有了很大的收获。(蓝注:经营成伟大的公司,而不是大公司,甚得我心,去国外扩大视野,我也要去)


我发现国际著名的设计公司与我们的区别有三个:


第一:公司里孩子少老头多,是个优秀设计师的黄金年龄是35到45岁,因为这时候他们已经拥有了很好的收入,他们懂得生活,懂得奢侈。这不是我说的是五角的合伙人说的,他说:能够消费得起设计的人才佩当设计师。(蓝注:对)


第二:著名设计师都成长于著名公司,他们在那里可以工作十几年或几十年。(蓝注:这可不是都吧。)


第三:著名的设计公司都非常优雅,都像是美丽的博物馆。(蓝注:让自己在美好轻松的环境下舒适的工作,是每个人的向往。昨日读书,讲到宋徽宗,艺术家为政者的三大毛病,一、爱听奉承话、二、爱追求侈奢美丽、三忘了,赵佶用蔡京这权臣,蔡京本身是一个大书法家,书画同源,赵佶与他惺惺相惜,可以理解。所以当政者明智的话,找的人一定要互补,不能与自己相同)


我决定我要以国际著名设计公司为榜样,但是首先我要留住我的合作伙伴,让他们相信我,相信我能让大家过上好日子,30岁以后我们不改行,我们做一辈子设计师,当时尚的老头,当能够消费得起设计的人。


这就是我要改革的前因,当时早晨设计百分之百属于我一个人,今天早晨设计百分之百不属于我一个人。


我能够选择今天的生活方式是我的运气,首先因为我幸运地认识了很多人,这些人都是精英,他们大部分是我的客户以及客户的朋友,我有一个优点倒是真的,就是我总是能和我的客户交上朋友,(蓝注:能成为真正友谊层面的朋友,不是利益层面的朋友,是我的向往,但是真是好难得,很难超脱,而且有些事情是难以分的清楚的,魏来这么说,也不一定真能做到,能成为朋友,也是要有时间、恰当的地点、恰当的角色,当思想共鸣、有共同语言时,开心共享,才会发生,和精英交朋友,只有自已也半斤八两,或者脸皮极厚,才可以)不是酒肉朋友,也不是桑拿朋友,更不是夜总会朋友,是真正友谊层面的朋友。


我们发展成这样的模式,与我的一些客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第一个人是何杰,他是著名的做企业并购的律师,我们都为远洋地产服务,他负责地产上市的工作,我负责上市形象的准备,于是我们认识了。他很喜欢我,请我为他们公司设计一些东西。我就有机会向他请教,因为他是企业架构的专家,我把我的情况跟他一说,他就说合伙制,只有这个行得通,因为你们是脑力劳动,公司资产负债表几乎等于零,你们的工作和律师一模一样,律师事务所可以做到一千人,你们也能,但上不了市,你们就合伙制吧。(蓝注:要紧的是爱学习,认识人)


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是合伙制,何律师说见过美国的议会吧,我说见过,他说就是那样。我说那公司听谁的,他说大家呀?少数服从多数,但是创始人会有一些特权,比如创始人一票顶三票。我说:那管什么呀?那公司不就不是我的了?他说:这种公司本来就不是你的,企业核心价值就是人才,人家一走什么都带走了,你什么也没有。


这就是我对合伙制最初的理解,可以说我是拒绝的,非常的抵触。股份制不行吗?假装大方地给点所谓的干股,不就等于空头支票吗?对于老板来说,不疼不痒的。于是我开始学习和研究这个行业,于是我发现,创意产业与传统产业有着本质的不同。 传统产业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资本,你当老板的理由非常简单:我有本钱。厂房是我租的,机器是我买的,所以我是老板,在这里干活的员工想自己当老板可不容易,即使你学会了技术、学会了管理、学会了市场也没有用,因为你没有本钱。所以公司法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保障本钱(资本)的安全。


创意产业可不是那一套,因为这一行不需要本钱,这一行的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是人才。只要有人找你干活,你就可以自己当自己的老板,根本不用管考虑本钱,没有办公室在家里干行不行?再不行在星巴克干不就得了,接待客户想创意都合适……所以传统产业的那些管理经验和办法,对于创意产业根本没有用,哦?你让我打卡?规定我产量或是什么鬼任务额?你让我无怨无悔地加班加点?那我就不干了行不行?


别听那些老板骗你说给你股份的鬼话,要是真给你就让他把你的名字和所持股份比例写在营业执照上,于是谎言不攻自破。因为只要你拥有了一个企业的股份,你就享有了分红的权利,你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,年底带着会计找他分红来就行了,这是法律规定的。创意产业最害怕的就是这种“死人吃活人”,股东一多企业就承受不了了,肯定会倒闭。经过学习我找到何律师说看来只有一条路,同桌吃饭各自掏钱,AA制?这就是合伙制。他说:“你很聪明。”(蓝注:同桌吃饭,各自掏钱,就是合伙制,这比喻有意思。)


在这个期间,我又跟王中磊请教,那时候我为华谊兄弟做设计,他经常来我们公司。我发牢骚说设计师太有个性,真难管理呀。他笑着说:导演难管理还是演员难管理?还是设计师难管理?我当然知道前两个更加复杂,于是跪拜请教。


他说:关键在于你们这些开设计公司的人,都是自私和狭隘的人,你们剥夺了设计师的署名权,名誉权,设计师给这你们工作得不到荣誉,得不到成就感,当然不开心,人不是完全为了钱。你看看你们设计行业,著名的设计师都是老板?可是当了老板之后的设计师哪里还有创造力?你们的创造力不都是那些普通的设计师吗?你们干嘛剥夺他们成为著名设计师的权利,你们应该帮助他们成为著名设计师呀!(蓝注:王中磊说的真好,我得多看点他的访谈和视频,还有,得让蓝蓝设计的设计师有署名权,帮助他们成为著名设计师。当了老板之后的设计师往往没有时间去做设计,创造力开始下降,人的精力有限,看来这道理人家早就懂了,这一定也有解决的办法,看人家乔布斯)


“可是他们出了名,离开我怎么办?”


“那是天经地义的,谁又不是谁的奴隶!不这么做人家会更快地离开你。”(蓝注:对啊,没有任何人能阻碍别人的发展,只有成就人,不可以阻碍同事的发展,只有建立了好的平台和机制,才能大家发展。自私和陕隘是企业发展的敌人。)


所以,平心而论,早晨设计的体制改革并不难,但是改了三年都是我内心的挣扎,把我的企业真正的分给我的伙伴,它的目的就是依赖人才,保护人才,留住人才。(蓝注:明白道理容易,实施难,难道魏来的合作人感受不到他的挣扎吗?不可能,所以,现在他的第一批合作人走了一半,比起马云的16将一二十年还留着,复星也是如此,还是要有大胸怀)它的做法就是让一个有志于设计行业的青年,用5到10年的时间成为中国著名设计师,让设计成为他可以终身依赖的职业,让我们的合伙人成为上流社会的成员。


我想让早晨设计成为中国的华谊兄弟,十年以后,你上网寻找中国著名设计师,假如有50个人,25个来自早晨设计,那25个是其他公司的老板。哈哈,如果真是那样,我就成功了!这就像王中磊不是一个演员,也不是一个导演,但不耽误他在那个行业的作为。(蓝注:看王利芬访谈王中磊,最多的时候,王有一万多群众演员,管得人最多,王笑说:当多少人的老板,就得给多少人发工资。王是个运营管理的生意人)


我还和雅昌的万杰学习生产管理、和画廊老板们学习艺术人才代理制、和志鸿集团(中国教育图书第一品牌)的李总学习怎样规模化……


简单来说,合伙制是商业行为里最原始的合作形式,但是至今还是很多行业必行的方式,比如律师事务所、基金管理公司、建筑师事务所、会计师事务所等等……它的生存和维系不靠合同,而依赖公平的分配制度、民主的决策模式以及合伙人之间的友谊。 (蓝注:这些都可以专门了解一下。)


合伙制就是议会制,它的股份是不可以带走的,当你离开了这个团队你只能带走大家的祝福。也就是说15年之后,当我退休的时候,早晨设计除了发给我一个终身荣誉员工的奖状之外,它就再也不属于我了,原来属于我的股份会被重新平分。(蓝注:其实这种形式未必被人接受,还是按工作时间分钱的模式,没有一劳永逸分红模式。伟大是熬出来的,必须有人牺牲。连巴菲特、盖羡、扎克伯格、牛根生,都是在得到巨额利益、股份几年后才决定捐出,正常人在年纪轻轻时愿意放弃应有的,很难。或者在任时已赚够了名声和钱,这种还是会造成急功近利的行动吧)


这就是上个星期我们合伙人会议还说的事,我们一定要尽快完善我们的各种决策制度的民主化,等到我们这些创始人退休的时候,交给继任的年轻人一个漂亮的早晨。如果真是那样,我们这六个人就为中国设计行业创造了一间伟大的公司。


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,是因为我创业的时候就已经厌倦了那种低档设计师的生活。我今天郑重的告诉大家,我早就不是一个设计师了,我2003年以后就很少设计过什么,那些作品都是我的合伙人和早晨设计的设计师的杰作,你们可以不喜欢我,诋毁我,但你们不要诋毁他们,他们是中国当代最杰出的设计师。你问我是谁?我是中国当代最杰出的设计企业家。(蓝注:包益民,也是如此。设计到一定程度,会发现设计是很小的,企业运营中不重要的一部分,决定企业生死的另有其它,往往会向企业家转。白马韩子定,亦如此。)


最后我想说,向华盛顿们致敬,因为他们创造的不仅仅是政权,更重要的是维系平等权利的规则,这种天赋人权的规则已经延续了200年,目前看着还可以吧,毕竟我们还没有想出更好的方法。而我们从事的商业设计,以及所有可以规模化的脑力劳动,大多都诞生在这个国家……

(采编自网络,仅供学习参考)

评论列表
我要评论